亚洲必赢www766net 亚洲必赢www766net 霸王不再,凌乱感伤的夜晚写给

霸王不再,凌乱感伤的夜晚写给

让我最震撼的电影没有之一,哥哥去世以后的某天无聊和同学看了这部片,那么长的一部电影,我们从最初的边看边笑吃零食慢慢到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脑屏幕,仿佛跟着程蝶衣过完了一生,我看着他们笑,哭,痴狂。哥哥在舞台上一直转一直转简直美哭了,从那以后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京剧扮相可以如此之美。剧情之凄惨,情节之荒唐如梦,致使我现在也不敢看第二遍,但是画面已经深深映入脑海,最后一次蝶衣唱霸王别姬,他横刀最后倒在段小楼怀里,我觉得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他的死亡就是这样与自己的艺术生涯脱离不了,就想哥哥那一跳已成绝响,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人,翩然而来,悄然而去,成为传奇。比如程蝶衣,比如张国荣。最后,没有想到这部电影居然是导演陈凯歌的艺术巅峰,从此一路下滑,跌至谷底。巅峰如此早来是幸还是不幸呢?

我这是想写给谁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给戏里的程蝶衣,写给早已辨不清是戏里还是戏外的哥哥,也写给戏外的我自己。

你不是我的霸王,奈何,我是你的虞姬。
  张国荣是一个艺术的疯魔,活于艺术,归于艺术,以至于他的一生成为了一个艺术。对于这个辞世过早的人,我未来得及了解更多,唯能说,哥哥若未辞世,必是我最爱的艺人,既哥哥辞世,便无最爱。
  我对他了解尚浅,不过通过网络搜得些大众资料,音乐就不说了,年代脱节,基本未接触。他的电影也只看过零星几部,《倩女幽魂》、《胭脂扣》、《霸王别姬》。《倩女幽魂》是很年少的时候看的了,当时只觉这男子长得眉清目秀,从骨子里透着一卷书生气,单执青衣纸扇,便可倾倒众生,着实难得,可终究年少,未能欣赏,如今想来,如此人物,此世今生,再无第二人。后两部还是在初上大学时偶然所看,当时情浅,所得不多,不过些许触动。
  真正接触他,不过是前两日的事,十周年纪念,闹得好不轰动,到处皆是关于他的报道和留言,起初我只是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获得“哥哥”这样一个如此亲切而又被圈里圈外的人都认可的称呼呢?不管是圈里还是圈外,都能够活得很好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八面玲珑,一种是坦然相对。两者的不同点在于,前者不过表面上光彩,底下面目昭然若揭;而后者则是表里如一,来去从容,却少有人能够做到,哥哥便是这样的人。对于他的个人生活,议论的最多的不过是他别样的感情路,对此我并不想多余说些什么,只叹哥哥未能再多活些年岁。对于同性之恋,我向来持不排斥也不支持的态度,若是真爱,便是祝福,如此之爱于如此之世,着实难得;如果不过一时跟风,莫有劝之,万别耽误了大好年华。然对于对于广大的热心围观者和投票表决者有一荐言,若要言情,必先懂情。就好比当别人问你“你幸福吗?”你总得先弄明白幸福是什么吧,不然两者虽言一词,也是风马牛不相及了。知少者不言多,在此只想谈谈昨晚重温的哥哥的经典之作《霸王别姬》。
  哥哥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我则是一不相信完美之人,但这并无妨碍。虞姬,蝶衣,哥哥的虞姬,我们的蝶衣。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未接触国内电影了,连经典也极少涉及,近日因为哥哥,才得以鼓起勇气,趁夜看完了这部长达3个半小时的老电影,说它老,不仅因为它旧,更因为它好。
  我的泪点不算低,只是每触到深处,便会泪流不止。看到小豆子被娘剁了手指的时候我没有哭,因为我想若我是处在那个时候我是没有资格哭的;看到小豆子被滴着大粒泪珠的师兄绞嘴后终于说出自己是“女娇娥”时我甚至笑了,因为我想小豆子心里在哭,蝶衣却在笑。这便是人生,悲喜往往是相伴而生的。就像蝶衣终于如愿和师哥登上了舞台,成为了大家公认的霸王虞姬,但也就此注定了蝶衣悲剧的一生。他是一个视戏如人生的人,因此人生如戏,戏终人亡。
  他的死亡有两重:一是现实生活中蝶衣的死亡,二是精神上的虞姬的死亡。
  蝶衣的死亡其实在巩俐扮演的菊仙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什么青梅竹马,什么手足情深,遇上了女人一切都是浮云。在段小楼选择菊仙的时候很多人可能会忍不住这样骂上几句。其实不然,我虽爱程蝶衣,却并不怪段小楼。段小楼与程蝶衣之间的对话其实并不算多,小楼对蝶衣所说的话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那句:“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这句话便将两人的界限道得清清楚楚,蝶衣是活在戏中之人,然他段小楼却不是,他是一个正常的活在现实生活中的男人,他要娶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之后的一再背叛就是后话了。蝶衣对小楼所说的话更是稀少,但却每每让人痛心。一、后台,小楼与菊仙相挽而去,蝶衣在身后双眼噙满泪水一声声的“师哥”,如此固执而骄傲的的他,除了一声声师哥,再也叫不出更多的言语。二、段小楼新婚之夜,蝶衣将自己用尊严换来的宝剑扔入小楼怀中,一句“你认认!”有气愤,但气愤后面小心掩盖的却是残存的最后的一丝期待,而段小楼不管是真不知还是装糊涂的回答则是将蝶衣彻底的推入了深渊。至此,蝶衣已死,靠虞姬残存。从此你唱你的霸王,我唱我的虞姬。奈何,虞姬啊虞姬,没了霸王,何来虞姬?
  霸王遇难,蝶衣复活。当菊仙答应以自己的退出为条件时,蝶衣又重生了,是的,他以为自己有了重生的机会,只要自己救出师哥,没了这个梗在中间的女人,他的师哥,他的霸王就又可以回到自己的身边,他又可以成为完整的虞姬。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一再的付出到头来得到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凌辱,不管有没有这个女人,他的师哥都不再是他的霸王,而他却始终是他的虞姬。低谷、麻痹,甚至求死。他最后被无罪释放了,但蝶衣却是彻底的死了。在按下标志着重生的手印后,他将那抹红印抹在了嘴上,标志着他成为了彻底的虞姬,只是虞姬。
  然而,就如菊仙所说,不知是世道跟他找别扭,还是他跟这世道找别扭。就连他最后依靠残活的虞姬也为世所不容。当初不服命运而救回的小孩,如今却成为了将自己逼向了绝路的人。是命运对他的叛逆的惩罚吗?但如果不反抗,他就不是程蝶衣了,然而正因为他的反抗,将他的虞姬也逼到了绝路。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终人亡。最后一场戏,师哥的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套出了他多年未说的“又不是女娇娥”。梦破,蝶衣不是虞姬,师哥不是霸王;退一步,我是虞姬,你是霸王,然而,我是你的虞姬,奈何,你不再是我的霸王。不管是现实还是精神,他都被彻底击溃,唯有一死,以现实的死亡来完成他艺术上的完美追求,留给后人无限的慨叹。
  戏里戏外,风华绝代,用此词形容,再恰当不过。
  
  纵观全剧,三个人,三种悲剧。菊仙是作为女人的悲剧,将一生寄托于一个男人,一个轻易的背叛便将她逼向绝路。段小楼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悲剧,为了解救自己而不断放弃身边的一切,从蝶衣到菊仙,他是作为人的无能为力的一面的最好展现。程蝶衣与他们不同,他是一个艺术家,除了肉体的蝶衣外,他还有精神的虞姬,但奈何两者都太难存活,他的悲剧是艺术与生活的双重悲剧。

刚刚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看完了《霸王别姬》,这部闻名已久的老电影。它的确已经很老了,居然离现在已有近二十年了,刚好是差不多我年龄的大小。我不清楚这部电影对如今的人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究竟还有没有意义,我只知道它对我的意义,它对我来说超越了时间,存在于当下,依然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

在观看的过程中我无数次地想要为程蝶衣流泪,但我始终都没有。因为我哭不出来。想哭却哭不出来,这实在是太难受太难受的一种感觉了。苍天啊。

我爱程蝶衣。他就像是一朵花,在我眼前绽放。我惊艳于他的美丽。他的一生只为一人一念而活,那一人是他的师哥,那一念是种任谁都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执念。都说人生如戏,他的一生就是彻头彻尾的一出戏,一幕彻头彻尾的悲剧。人得认认真真地活,而当程蝶衣认认真真地把戏当成了人生,他的结局是注定了的。

在看的过程中我始终没能把哥哥和蝶衣这两个人分开。我太入戏了。我觉得自己在本质上,和程蝶衣甚至哥哥是一类人。

程蝶衣抑或是哥哥。或许他们原本就是同一个人,我不知道。我看着那个人,静静地看着那个人,表面的平静,心中却腾起滔天的巨浪。我安静而专注地看着他在荧幕上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我看着他的妖娆绽放,看着他的痛苦沉沦,看着他的痴狂哀怨,直到看完了他悲剧性的一生。我痴迷于他的美丽与哀愁,痴迷于他那如火般刚烈炽热而纯粹的爱恋。天哪。看着哥哥的扮相我无数次地想要感叹,造物者的宠儿,人世间无与伦比的美丽。这句话,送给程蝶衣,也送给哥哥。我说过我分不清他们。

他是他的虞姬。自始至终,他只想属于他一个人。

他疯狂地爱着他,这份爱容不得半点杂质,由不得一丝妥协。毫无保留,无路可退。他为爱而生,最终也为这份爱而死。

这份痴注定了他的悲剧。人间不是戏台,容不下他的妄想。戏里的虞姬可以为爱而死,戏外的程蝶衣却始终得不到他最想要的东西。现实往往与人的理想背道而驰,尤其是在那个动乱的年代,谈及个人的理想简直是天方夜谭。那一群人实在是生不逢时,他们的一生经历了从清廷垮台、民国建立、抗战爆发、新中国成立一直到文革十年浩劫,中国近代史上最为动荡的那段岁月。在那段岁月里,每个独立的个人犹如一叶浮萍,犹如风雨中凋零的枯叶,在变革的狂潮中竭力保全自己是那么难,那么难。活下来都是奢望,更谈何理想和幸福。没有。什么都没有。那个时代究竟毁了多少人,没有人知道。

程蝶衣活得太疯魔。他活在他自己的理想中,不明白形势,看不清现实,所以当然没办法妥协,这注定了他的悲剧。管他是军阀还是日寇,只要有人听戏他就唱,别的他什么都不管。他只爱他的师哥。他只希望他们两人能在一起,太太平平地唱一辈子戏。然而这个心愿是不可能实现的。他总是得不到他最想要的东西。这个世界反反复复地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上,总是先让他看到希望的光明,然后却又将他抛入绝望的谷底。他陷入痛苦的深渊,几近癫狂。他堕落,他沉沦,他用背叛惩罚他的爱人,同时也折磨他自己。所以最后他流着泪说:你们都骗我。

那是彻底的绝望。

他的一生都在以一己之力与这个世界抗争。最后他赢了吗?也许是赢了吧,因为他最终用死捍卫了自己的理想,成全了自己的心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终于赢了。只是他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生,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呢?我想说我或许能够理解他。但是在他面前我却感到惭愧。我没他活得纯粹绝烈,也没他有勇气。我只是一个敢想而不敢做的懦夫罢了。

也许人们都会觉得这样的一种人生实在太过自私狭隘,也十分不可理喻。然而在这里我只想引用一句话,村上春树的一句话,他曾说“在高墙和鸡蛋面前,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好吧,我的理解肯定有误,但我的意思,你们肯定都懂。

不疯魔,不成活。

《霸王别姬》,谢谢你。

标签:,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